行业资讯

年末棉花储备一系列问题成为焦点

发稿时间:2015-12-18来源:中国棉花网 【 字体: 打印
2015年对于棉纺产业链上各个环节而言,日子都不太好过。棉农喊种棉费工费时,一年到头赔了本;棉企喊收购质、量双降,加工难,销售亦难;纺企喊国内棉花贵,进口纱凶悍,棉纱还赊销;坯布、服装企业也喊布和服装销不动,钱都变成了库存。各个环节苦不堪言,归根到底与宏观经济大环境息息相关。

眼下,中国经济仍然处于下行通道,四季度各项数据均不乐观,预计经济下行将持续到2016年一季度。国内宏观经济大环境恶化,不可避免的会对各行各业造成一定影响,尤其是棉纺产业,本身抗风险能力较差,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,就显得更加“风雨飘摇”。小事靠自己,大事看国家。一年以来,我们看到为了应对经济下行,央行先后6次降息降准,中央政府也采取了许多刺激性的政策,但是收效甚微,也就说明当下中国经济的问题,已经不能单纯依靠刺激政策来解决了,需要进行供应侧改革,就是从供给、生产端入手,通过解放生产力,提升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。

具体到我国棉花产业,提到供给大家就会想到储备棉。最近,我们收到了很多客户的请求,希望了解历次储备棉出库的棉花年份、数量、质量、价格,借此推算现在储备棉的质量结构。虽然临时收储政策在实行中出现了一些问题,但当国内棉花出现结构性问题的时候,大家还是将希望寄托在储备棉身上。储备棉何时轮出、以什么价格轮出、轮出哪年度的棉花成为关注的焦点。

2015年7月10日至8月31日期间储备棉轮出的原则是“为了促进产业持续健康发展、引导市场平稳运行、减轻财政负担、完善棉花储备调控机制”。这与此前储备政策“两保一稳”(稳定棉花生产、经营者和用棉企业市场预期,保护棉农利益,保障市场供应)的说法发生了变化,国家将减轻财政负担也作为轮出储备棉的一个原则。减轻财政负担有两种办法,一是高价轮出,缩小轮出价与收储价之间的差额,财政直接损失少;二是以市场价格或者低于市场价格轮出,由此减少库存,减少国家财政在仓储费用方面的支出。可以预见的是,在当前市场行情的情况下,高价轮出显然不太可行,成交情况也会差强人意,国家费时费力从轮出方案制定、各环节协调到最后结果达不到预期,也是一种浪费。反而是低价,甚至与国际棉价接轨轮出,储备棉具有价格优势和丰富的资源优势,在此情况下,虽然国家财政看似损失了收储价和轮出价的差额,但实际上不仅盘活了规模小、资金紧张的纺织企业,促进用棉量的恢复,也达到了去库存、减轻财政负担的目的。

目前,业内关于储备棉轮出的消息不断,主流的说法是2016年3月将启动轮出,之所以业内人士如此关注轮出时间,不仅仅是看好储备棉能缓解纺企用棉需求的结构性矛盾,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的是缺乏一个信息披露机制,棉花储备制度还有完善的空间。国家一直在强调:“既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;并通过依法治国,提升国家管理能力现代化。”投射到棉花产业链来看,棉花储备政策其实是如何让“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以及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”在棉花行业的落脚点。当市场发挥正常作用的时候,国家储备退居二线;当市场失灵,需要的时候,在法律、法规的基础下政府通过挥动储备的大旗来调控我国棉花市场,配置棉花资源,其效果是任何政策都无法比拟的。所以棉花储备政策应当为界定政府与市场边界的具象,储备棉的“收”与“出”应当同市场的脉搏同一频率,并且应当有一套完整的法律框架来规定储备政策起作用的时机。

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,各行各业也需要进入一种新的发展空间。备受市场关注的棉花储备政策理应先成为棉花产业改革创新的标兵,这是厘清政府和市场边界的第一步。未来棉花储备政策也应该更加贴近市场需求、能够快速响应市场危机,提前释放明确预期,给市场各方应对的时间,才能更好发挥储备棉的作用,也使国家财政资金用在了产业链真正需要的地方。
联系我们   |    网站地图   |    隐私与安全   |    常见问题解答   |    友情链接   |        信息订阅 Copyright © 华润纺织(集团)有限公司     京ICP备05045648号-4     技术支持:华润纺织信息管理部